不吃胡萝卜

【希寡】湖南高考作文《Not Going Anywhere》(补完)

/**

......我就是来研究一下TAG里为什么没有我半夜三更的更新

*/

Natasha曾经几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过Maria这样一个问题:

“比起坐镇总部,指挥官就不会偶尔想要奋战在前线吗?”

/**接上文*/

第三次是奥创事件解决的一年之后。

在凌晨三点的办公室里听到敲门声时,Maria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累到幻听了。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伴随着的还有一个熟悉的沙哑声音:“是我。”

“进。”推门进来的人印证了自己的猜测,Maria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注视着来人握着大半瓶Vodka一步步走近。

“这个点你怎么会出现这里?”听到问句的Natasha歪头,望着在自己进来后放松姿势靠在椅背上的女人,挑眉:“巧了。我也正想问你这个问题。”

“还有一些工作没完成。”

“得了吧。你的工作我花上八辈子都做不完。”Natasha仰头就着酒瓶喝下一口。Maria皱了皱眉头,明显不赞成这种大半夜灌烈酒的行径,却也不打算干涉,端起尚有余温的咖啡一点一点喝着。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阵,视线偶尔停留在对方身上,却总在对方望过来之前撤回。

终于,Natasha摩挲着瓶身,试探性地开口:“我在想能不能,在你这里休息一会儿……”说着转头环顾着这个平日没机会光顾的办公室,之后聚焦到了办公桌的正对面,“那个沙发看起来躺着很舒服的样子。”

“的确很舒服。我没有意见,沙发上有毯子。你想怎么样都行。”得到允许后的Natasha迅速占领了那张木质布艺长沙发,酒瓶随手落在了办公桌上。“你那句舒服绝对是经验之谈,”Natasha发现这张沙发应该是特别定制的,无论是扶手还是靠垫,全部奇怪地更加适合躺着休息而不是坐着,“我敢打赌你在这睡的次数比在你自己房间睡的次数至少多一倍。”

“应该吧。这算是我接受Stark给的这份工作之后提的第一个要求。”

看着红发特工将自己安置好,Maria打算继续开始工作。刚伸手够到一份新文件,房间里另一个人的低沉的声音再一次拉走了Maria的注意力。

“Banner让我很失望。”

Dr. Banner在“失踪”半年后还是回到了Stark大厦。即便如此,他和Natasha之间也没有想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发展出稳定的感情。相反,Natasha在面对来道歉的博士时明确表示不再会考虑与他进一步发展,让周围一票看热闹的复仇者们大失所望。

斟酌片刻,Maria应道:“人总是会让人失望的。”

“但是这么多年,你没有让我失望过。”

这回Maria是彻底放下了手头正看着的文件,抬眼望向声音的来源。见那个人也直勾勾地看着自己,Maria首先撤回了视线,注意力却没再集中在摊开的文件上。

Maria再一次听到了Natasha问出那个问题。

但这一次Maria没有马上给出答案。只是重新看起了文件。好一会才抽空和躺着的人对上一眼:“你该睡了。”

“不要转移话题。”Natasha这么说着,闭上了眼睛。

想到这个不知从何处又冒出来的问题,Natasha脑海里开始检索上一次和这个问题相关的场景,那段同Alexander Pierce对峙的回忆就这么跳了出来。

Natasha记得那时Pierce试图用她自己旧日的残忍暴行被公之于众为要挟,让她放弃泄露神盾局和九头蛇的全部情报。可她只是迟疑了一两秒就干脆地点击了上传。

这绝对算得上是昔日噩梦的反噬,就像Wanda曾经带给她的经历那样,生生在伤痕累累的心上又剜下一道肉。Natasha自己都说不清当时是在何种力量的驱使下下定了决心,只是那个时候的Natasha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有人愿意和她站在一起。

若不是今天恰巧忆起,只怕是又会遗忘。Natasha意识渐渐涣散,却还留意着对方的动静——Maria还没有回答问题。

不知何时,房间另外一边本该是认真工作的人又一次不自觉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对面的人身上。

按照Natasha的脾气,只怕是不肯放过这个答案的。Maria思考着刚刚的提问,表情严肃得堪比在构思一台大规模作战计划。

不是Maria不愿意回答Natasha的这个问题,只是事到如今,Maria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身为曾经的军人,对前线的向往一直还是存在的。只是一想到自己近几年来少有的战斗经历,不是被头盔卡住头就是被玻璃碴扎破脚,Maria心里简直很头疼。虽然清楚地认识到普通人和复仇者之间的差距,每每想到自己相对而言的弱势,Maria头疼之余又有些许无力和挫败感。而即便如此,Maria也从没想过回避这样的状况,就像那天在被Ultron打断的聚会上一样,就算身边全是复仇者,她还是会毫不犹豫掏出枪,赤脚和那些杀人机器来一场恶战。

深吸一口气,Maria整理着思绪:“Natasha,这个问题……已经是第三次问我了吧。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

这回换Natasha沉默了很久,久到Maria快觉得她可能已经睡着了。“隔一整个房间说话好累,坐过来我就回答你。”说完把腿蜷了起来,空出了一半的位置。

翻了个白眼,Maria花了点时间整理好办公桌,也坐上了沙发。

“一开始我是想找理由和你一起出任务。那个时候Barton结婚去了,难得遇上一个合作愉快又高效的搭档。”

Natasha的眼睛没有要睁开的意思,自顾自地继续说着:“我以前总觉得,我需要的人应该是一个和我有相似经历的、能和我站在一起的人。现在我有点怀疑了。说来也有趣,我竟然发现有时候在战场上,比起看着身边同伴的动作,听着你的声音要更安心一些。”

“Natasha…...你真的想听这一次的答案么?”Maria语气里的严肃让Natasha下意识起身坐直正对她,毯子随着动作滑落到腰间。

“当然。”

“好吧。”四目相接,Maria眼里闪过的光芒让Natasha隐隐有些期待——虽然她也不清楚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我有想过上前线,很想。我指的是成为指挥官之后。不仅是因为骨子里军人对战斗的热血,更是想分担你的压力,保护你不受到伤害。后来就不那么想了,因为发现我正在做的事情同样能减轻你的负担,也能在另一个方面起到保护你的作用。所以,我对现在的状况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真的。”说着说着Maria就低下了头,躲开了Natasha的灼灼目光,“这个只是我的想法而已,Natasha你不必觉得……”还有半截没说出口的话被突然印上的吻封了个彻底。

Natasha一手捧着Maria的脸,另一只手绕到Maria的脑后将吻带得更深一些。Maria也伸出双手环住Natasha的腰,让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在了一起。

这个吻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却将两人的心绪彻底翻搅了起来。

“Natasha,请告诉我这个吻不是没有意义的。”说这话时Maria的声音已经只剩下气声了。

“我想这会是我这辈子最意义重大的一吻。”Natasha毫不费力地在Maria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只是......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这和我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所以你是不能接受吗?”Maria还是忍不住担心。

“完全相反。这样一来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侧脸蹭了蹭对方的下巴,Natasha拉着Maria一起在足够大的沙发上躺下。

“......比如?”Maria重新把毯子盖好。

“比如,有今天这种想亲吻你的冲动并不是第一回。”

“嗯,我也是。”

“比如,那天聚会后你穿着Steve的外套让我在意了很久。”

“啊,那只是好朋友的仗义相助。”

“比如,你对Wanda那么好又是陪逛街又是陪吃饭的,我不是很开心,所以训练的时候下手狠了点。”

“……难怪Wanda最近都躲着我走。”

“说真的,Maria,你应该是迄今为止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了。”Natasha轻轻吻着Maria的下巴,“我有点害怕自己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黑寡妇也有害怕的时候?”笑着挨了Natasha佯装发怒的一拳,Maria把脸埋进Natasha的发间,听着Natasha说:“和我在一起会很辛苦的,Maria。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从来不后悔。指挥官是不允许对任何一个决策后悔的。”

“很好。”Maria的周围永远是能让Natasha迅速进入梦乡的地方,“因为你可能需要一直陪着我。”

“没问题,反正我哪里都不去。”


/**总算写完了。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湖南的作文题并不是特别的好写,不过说实在的,哪里的作文题好写了?

还有我写完发现三次都是在睡觉的场景......好吧我承认是因为每次写文章的时间都在大半夜我真的有点困......不小心就写进文里了。

其实这篇文章有个十分简洁的版本。如下:

寡姐:你想上前线么?

副局:前线是谁?

副局卒。

......

好了不闹了。我真的要去睡了。

希望还有再写的机会。如果我还敢继续写的话。

再次感谢各位的关注。

*/


/**

好嘛我遇到老福特的八阿哥了。

那就这样发布吧原来那篇我就藏起来了......

*/

【希寡】湖南高考作文《Not Going Anywhere》(补)

Natasha曾经几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过Maria这样一个问题:

“比起坐镇总部,指挥官就不会偶尔想要奋战在前线吗?”


/**接上文*/


第二次是S.H.I.E.L.D.与Hydra一并被毁灭的前夜。

即使是历尽沧桑的黑寡妇,也不得不承认,那段时日的确难熬。

同Fury的对话只有短短几句,Natasha却心知两人已道尽了隐衷。顺着昏暗的光线行走在甬道中,却在经过不久前众人集合时的会议室门口时停下了脚步,桌前笔挺的背影一时将Natasha的视线牢牢占据。

是的,副局长可是神盾局出了名的工作狂,除了这个临时搭建的办公室,也不指望她会呆在别的什么地方了。Natasha这么想着,慢悠悠地晃到离Maria最近的空椅子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整个过程视线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Maria自然是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做成表被人看着,想也知道来人之谁,依旧面不改色,眼睛盯着显示屏手里该做的记录一项不落。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即将到来的这场战役的艰巨,身为指挥官的她只能抓紧战前最后的时间一遍又一遍整理着作战方案。这个时候,Maria发现自己并不介意Natasha的陪伴。

许久,Natasha撤回了视线,低头看见手里的盒子,便抬手放在桌子上。想了想,开口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其实这东西你可以亲自给我的。”

“我知道,”Maria正在写字的手停了一下又继续,“Fury顺路带给你更方便一些。”

Natash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从莫名其妙加入了一帮傻大个到处搞破坏的团体之后,她就很少有机会和眼前人相处了。倒不是说她时刻都在想念这个成天板着脸的小副局,只是偶尔,偶尔Natasha会记起自己还有个很喜欢的怀抱。

比如现在,Natasha整个人缩在不那么柔软的靠背椅上,怎么靠着都不舒服。加上早些时候受伤的失血造成的晕眩,Natasha竟烦躁得产生了找个人打一架的冲动。越来越沉重凌乱的呼吸声终于让专心工作的人转过头,Natasha苍白的脸色和紧锁的眉头一下将Maria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来:“Natasha你还好吧?要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生……”

“不用,只是找不到舒服的睡法。”Natasha打断了Maria的话。碧绿对上湛蓝,Natasha眼里突然闪过了些奇异的光芒,嘴角随即翘起一个危险的弧度。Maria前一秒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后一秒大腿上就多出了一个把自己当成靠垫用的顶级特工。刚想出声抗议的副局长,却在低头看到身前人领口露出的绷带和舒展的眉头之后,默许了Natasha的行为。

Natasha也很配合地留出了Maria手臂足够的活动范围,头顶正好卡在高个子探员的颈窝里,完全不影响视线。等怀里的人安顿好,Maria拉过椅背上的外套裹住了她。这时Natasha又把那个问题抛了出来,问完还不忘调侃一番Maria白天“英雄救美”时的头盔插曲,让冰山脸又黑了几分。

Maria今天的表现完全不在Natasha的意料之外。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给对方留下一点余地,彻头彻尾的军人行径。Natasha几乎可以想象出Maria在军队训练时的模样。

“我还是免了。现在这样就挺好。比起上前线,尽我所能给上前线的人提供最完善的保障才是我擅长的。”Maria略做沉思,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Natasha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多年前的一个冬日的清晨,在一片温暖中悠悠转醒,耳边传来的是另一个人踏实有力的心跳。

被不知何时涌上的睡意侵袭的Natasha合上双眼,想着或许自己加入神盾局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至少她知道,她还可以放心依靠一个人。

其实Maria说的和她心中所想的有些出入。起码对于上前线,她并不如自己所陈述的那样没有欲求。两年前纽约的那场战斗,唤起了Maria平息已久的斗志和战意。然而比起和Barton的对抗,Maria发现自己更在意的是Natasha的安危。

比起上前线,Maria更渴望的是陪在Natasha的身边,所以她有时会偷偷羡慕那些能和Natasha并肩战斗的复仇者们。

说到底,Maria只是个普通人。

伴随着Natasha的平稳的呼吸,Maria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


/**还有第三次,然后就没了。

应该能写完。吧*/


【希寡】湖南高考作文《Not Going Anywhere》

/**原题:有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浓荫匝地,是飞禽、走兽们喜爱的休息场所。飞禽、走兽们谈论着自己去各地旅行的经历。大树也想去旅行,于是请飞禽、走兽们帮忙。飞禽瞧不起大树没有翅膀,拒绝了。大树于是想请走兽帮忙。走兽说,你没有腿,也拒绝了。于是,大树决定自己想办法。它结出甜美的果实,果实里包含着种子。果实被走兽们吃了后,大树的种子传播到了世界各地。根据此材料写一篇作文*/




Natasha曾经几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过Maria这样一个问题:

“比起坐镇总部,指挥官就不会偶尔想要奋战在前线吗?”


第一次是在两人刚开始合作不久的时候。

彼时她们还只是顶尖的Agent Roman-off和新晋的Deputy Dirctor Hill。她们合作的第三次任务结束,带着大大小小好几处伤口的Natasha逃掉局里例行的医疗检查,光明正大地闯进年轻探员的住处霸占了仅有的一张床。待到Maria做完所有扫尾工作回来时,眼前的景象就是床上的鼓包和被子上沿散落出的红发。之后便是Maria认命似的拿了医药箱,掀开被角小心翼翼处理好Natasha身上全部的伤口。

送回医药箱后Maria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在沙发上躺下合上眼睛没多久,就感到身边多出了一个人。

“床都让给你了,还来和我抢沙发?”Maria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也完全没有要睁眼的意思。

“和我一起睡。”这五个字成功地炸开了Maria的原本闭着的双眼,见万年冰山脸有裂开的趋势,Natasha惊诧之余下意识补上:“我没有别的意思,纽约冬天气温低你房间又没空调。我冷。”尽管说完之后Natasha有些不理解自己本可以尽情地调戏眼前躺平的小副局,为何偏偏选了这么一个蹩脚又无趣的理由,传出去简直要砸了她黑寡妇的招牌。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是她更不理解的。Maria坐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她,目光最后定格在红肿的脚踝上。Natasha顺着视线看过去,不自觉地把光着的脚往后收了收,下一秒她就被人打横抱起,耳边沉稳的声音制止了她试图挣脱的本能。

“虽然愈合的速度快,肿成这样还是制动比较好。”Maria走到床边放下Natasha就走,后者坐在床上看着对方绕到床的另外一边躺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半天才躺下和那人并排。

那个问题就是在这个时候被Natasha问起的。问这个问题的初衷也只是因为想起在Dirctor Fury办公桌上偶尔瞥见的Hill的考核成绩表,里面的数据让人印象深刻。听说Maria是空军出身,Natasha已经开始琢磨要不要下次出任务撺掇她当司机。并肩战斗更好,可以看看这位年轻的副局长还藏着多少惊喜。

“以前刚加入空军的时候做梦都想着上前线,现在不了,还是各司其职的好。”Maria的回答很简单,没有过多的思考。

早该知道全局最最正经的副局长给出的答案也会是一本正经的,Natasha觉得自己可能真是被任务累到犯傻了,翻身背对着Maria,长久以来第一次允许自己在与其他人共享的床上沉沉睡去。

歪头看着两人之间漏风的间隙,又看着蜷成一团的背影,Maria叹了口气,也翻了个身贴上娇小女人的背部,伸手用被子将她紧紧环住。

然而Maria没有说的是,一个任务有Natasha在,她不觉得有其他任何人上前线的必要,包括她自己。

因为那是伟大的黑寡妇。


/**应该是未完的,但是已经到800字了所以掐在这里了。

所以这也算不上一篇作文。好久不写作文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会写完。吧*/